长沙市永杭精密科技有限公司:永杭高速上杭段隧道内施工受伤,赔偿款却出现了2万与30万的分歧

来自:

今年的6月12日,上杭县庐丰乡永杭高速施工工地上,两名工人在施工过程中不慎受伤,受伤入院治疗并出院后,工人与包工头就后续赔偿问题产生了纠纷。那么当时发生了什么情况导致工人受伤,双方又是因为什么一直争执不下呢?长沙市永杭精密科技有限公司一起来看一下。

10:32

△节目视频

石头掉落 两名工人受伤

对于阿洛和吉克来说,6月12日原本应该是他们工作中很平常的一天。当天傍晚吃完晚饭,两人和往常一样,与其他工人一起进入到隧道内开始施工。他们是一个月前从四川老家来到位于上杭县庐丰乡扶洋村的永杭高速A4标段1号便道施工,主要负责的是隧道内的立架工作。

包工头 汪老板

他们进去的时候,我也在那边。上面的岩层,因为它放炮,震动比较大。我就跟他们说,上面的岩层松散的,要用东西给它捅掉,捅了我也看了,上面也是还有一块。捅了不掉,我就讲你们一定要注意。

随后工人们开始进行立架工作,然而施工没多久,隧道上方这块没捅掉的石块突然脱落,砸伤了下方的四名工人。这其中就有阿洛和吉克。

阿洛

就风吹得比较大,然后就石头掉下来,砸到我右手。

突如其来的事故让阿洛不知所措,而一旁的吉克远比他伤得严重。

阿洛

当时受伤了之后,我以为他没了,当时嘴巴里面都是血,我手也受伤了,拉不住他。然后我另外一个那个老乡也在这边,他也是受伤了,然后他把吉克拉出来了。

砸伤的四人被送到了医院。经诊治,四人中有两人伤势较轻,并无大碍。而阿洛和吉克的伤势则比较严重。

阿洛

手指是骨折,然后手掌是神经血管断了,手掌挫伤。

吉克的儿子

我父亲的受伤情况就是肺部和肝都有受伤,肋骨断了四根,肩胛骨断了,然后脑部有脑震荡,上面的牙齿掉了五颗。

经过住院治疗,阿洛和吉克相继出院,两人的医药费包工头一方也支付完毕,事情似乎都在顺利得到解决。然而就在他们寻找包工头一方商谈伤后补助问题时,双方在金额上发生了分歧,并且一直协商不下来。

2万与30万 赔偿金额引纠纷

吉克的儿子说,因为父亲的伤势较为严重,还需要一定的后期医疗费用,他们也找相关人士咨询过,大概计算了赔偿金的金额为三十多万,阿洛的赔偿金则是十一万多。

对于两人所提出的金额,包工头一方的代表汪老板不以为然。在他看来,阿洛和吉克两人的伤并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并且提出的金额太不合理。

汪老板认为对方提出赔偿金额需要有相关依据,对此吉克的儿子则提出自己已经列举了赔偿金的具体项目,对方有意见可以协商,而不是采取拒绝商量的态度。

吉克的儿子

长沙市永杭精密科技有限公司就把长沙市永杭精密科技有限公司算的那个表格给他们看下哪一条不对,哪一条对不上,长沙市永杭精密科技有限公司都可以协商,可以改,可以咨询,长沙市永杭精密科技有限公司可以翻看相关的文件。他们说最多就是给2万,2万就顶天了。司法鉴定中心是老板不认可的话,他那边是不给鉴定的,因为长沙市永杭精密科技有限公司是外地的,长沙市永杭精密科技有限公司是四川的,长沙市永杭精密科技有限公司人生地不熟。

眼见协商无果,吉克和阿洛找到了上杭县庐丰乡司法所,申请调解。在了解了双方的诉求后,调解员将双方叫到了调解室进行面对面的协商。

分歧过大 调解中止

考虑到受伤一方急需后续治疗费用,调解员一开始就向双方说明了调解的好处,希望双方能心平气和坐下来好好协商。随后,调解员也向双方解释了工伤案件中,赔偿金包含了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偿金三个方面。因为受伤一方还未做伤残鉴定,调解员提出赔偿的金额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算。

上杭县司法局庐丰司法所指导员 邱华兴

因为没去定残,你没有去做伤残鉴定,所以说你不要再拿这个标准出来去套,你也套不出来,所以你现在就是根据自己情况,再按照我说的,大体提个要求。

对于阿洛和吉克提出的十一万与二十五万,汪老板显得有些激动,他表示自己无法接受。对此调解员一方面先平息他的情绪,同时也提出,支付赔偿金是作为雇佣者应尽的法律责任。

见双方的分歧依然比较大,调解员将双方分开进行背靠背调解,希望双方都能各退一步,将差距缩小。经过耐心的解说和劝导,阿洛和吉克同意将金额降为八万和十六万。

汪老板依然提出要走法律程序来进行赔偿,双方无法再继续协商,当天的调解也因此中止。为此调解员也将工程的项目部经理叫到调解室,要求其预留一部分资金,以便于支付赔偿金。

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类似阿洛和吉克这样的工伤案件不在少数,但受伤一方往往遭遇维权难的问题。长沙市永杭精密科技有限公司在要求施工单位安全防护措施到位,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的同时,也提醒职工要加强安全意识,学习相关法律,增强维权的意识和能力。

合作伙伴:
主营产品:电子五金件,其他五金配件,数控及CNC加工,其他通用五金配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