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为什么很多家庭都不想要孩子?原因很现实

浏览:1759   发布时间: 08月20日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后,得到了许多适于家庭的积极响应,二孩家庭在逐渐增多,可教育成本负重也成为政策背景下的热议话题。随着教育现代化的快速推进,越来越多的家庭重视教育发展,尤其是学前教育作为终身教育的开端,家庭在经济、时间和精力等方面的投入力度势必要高于孩子的其他年龄段。

但是,学前教育尚未纳入义务教育,成本分担的压力主要由家庭承受,这对二孩家庭造成了极大困扰,也让一部分犹豫不决生育二孩的夫妻再生育意愿上更加彷徨,使得政策的实施效果在一定程度受到了阻碍。

二孩政策实施后,为什么很多年轻家庭都不想要孩子?其原因很现实

1、经济成本增高,主流教育稀缺:入园难,入园贵现象严重

随着二孩政策的开展,首批申请二孩政策家庭的儿童大多已经入园或是将要入园。由于学前教育资源有限,即便国家出台了《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在政策上指明发展目标和完成入学标准,提高了普惠性政策。但学前教育缺口依然明显,要补足短板需要更多的时间与财政投入。

无论是师资还是保育员数量都将面临供应不足的困境。衍生出较为尴尬的“入园难,入园贵”现象。家庭经济成本负重,主要在于家庭是孩子学前期的主要经济支持者,承担大部分的教育活动费用。这会导致家庭从内部分配和外部选择都面临资源的不均衡。

虽然根据教育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学前教育阶段的教育财政经费投入比例是排在教育阶段的前列,但是在总量上的数值仍然不够,这是学段上的分布不均。同时也导致公办立幼儿园席位不够,家长要通过摇号等政策获得入读资格。

家长A表示:“孩子想要就读的公立幼儿园位于自家小区旁边,一般是采取摇号的方式招收小班新生,名额只有 50 个,但每年都有 500-600 的适龄儿童报名,录取比率变为 1:10,高考都没有这种不可控,考大学只要努力是可以进入一个本科院校的,但读公立幼儿园运气的成分居多,有太多不可控因素”。

总之,这是学前教育公共资源上的困境。省级示范公立幼儿园之所以是许多家庭的第一选择在于它的基础设施完备,师资力量雄厚、餐饮住宿安全,与其他园所比自然是天壤之别。但是数量较少,就会产生许多权贵化的现象。

优势的幼儿园聚焦的是家庭经济资产较好的家庭,而得到财政支持较少的园所则是许多家庭条件较弱的孩子就读。无形中增加了许多家庭“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认知。的确,条件优渥的家庭汲取优质资源的能力较强,入园的概率要高于普通家庭。

其次,是入园贵的一种现象,这里表现为私立幼儿园。这是学前教育阶段的另一种资源不均表现。

家长B 表示:“我家的孩子今年就没有抽到示范幼儿园的入园号,只能就读于家附近的一家私立幼儿园,每月收费 2600多元,这价格在 G 市不能算贵的,按 G 市的私立幼儿园标准看,按期收费的大致是 15000 元每期,按月的话也是在 3000 以上,所以,要找到一家相对成本代价较少的幼儿园很难。”

2、经济成本增高,优质教育分层加剧

首先,在于额外补课和参与兴趣班的机会资格。我国学者指出家庭教育的支出依赖于家长的经济阶层水平。

并且,这种形式的教育会抑制教育的公平发展。这在孩子的能力发展与知识获得上就已经分层,普遍形成只有通能过补课和参加辅导班、兴趣班才能赢在起跑线上的畸形共识。

经济收入低的家庭更多是选择主流的系统教育,没有多余的经济能力承担课外的教育补习。而经济较好的家庭则会将更多的货币投入到补课教育中。

家长C 表示“家中的两个孩子,哥哥今年上大一,一年的学费加开销算下来需要 5 万。然而这都可以看到回报,因为大学的文凭很有价值。但妹妹的费用就有点伤神,学费一年是 3 万,还有培训班的好几项加起来就需要 6 万多,超过了我们夫妻的收入。”

获得“影子教育”发展孩子的家庭不一定是经济条件好无经济负担的家庭,他们投入的金钱与获得的资源也不一定成正比。因为在“影子教育”中,资源也是稀缺的,孩子不一定能够获得较好质量的辅导效果。相关研究表明家长经济社会地位越高,对孩子的课外资助也会相对较高。

这种形式加剧了各阶层的经济负担,是一笔风险投资。教育机会不只是孩子学习资源的获取,其背后含义在于经济阶层对资源竞争难的深层困境。如经济条件较差的家庭孩子是否会缺失其他学习技能的获取,与其他经济水平的家庭孩子形成落差。

其次,是补课参加辅导班的孩子是真的能获得智能和体能上发展,而不是被圈进一种“营销和盲目”的怪相中。当然,也不否认获得成功的孩子。但这种经济代价的交换,尤其是对中等收入的家庭代价太重。

大家认为现在影响年轻人不想生孩子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主营产品:电子五金件,其他五金配件,数控及CNC加工,其他通用五金配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