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注册登记的艺人,或面临失业?

浏览:2506   发布时间: 09月14日

观众需要一个怎样的娱乐圈?

近日,央视新闻的一个热评引发了大家的思考:这几年来,娱乐圈丑闻频发,从阴阳合同、论文造假、偷税漏税,再到代孕、吸毒、强奸……越来越多的艺人丑闻被揭露,走向封杀甚至入狱的末路!

在此情形下,部分专家提出建议:持证上岗!提高娱乐圈艺人的素质。

娱乐乱像频发,不用努力却能拿高薪?

前些年,在“读书无用论”和“网红文化”的摧残之下,一些孩子的理想职业不知不觉地变成了“网红”。2018年,有媒体曾做过一个95后就业观的图解,其中提到,54%的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是主播和网红。在那段时间,“网红”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00后-95后的“共同理想”。

这个话题刚刚被爆出时,大家纷纷表示震惊,开始反思青年孩童的三观是否正确。2019年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万象 | “我不读书了,我想当网红!”》,更是将这个话题热点化。

诚然,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条件的提高,人们对于精神文化的消费需求日渐增长,催生了娱乐业、演艺业的发展。在此情形下,网红文化应运而生,也带动了饭圈文化、演艺文化的发展。我们享受娱乐业的繁荣,充实我们的闲暇时间,但是,当这些文化开始冲击儿童的三观时,我们是否应该感到惶恐:娱乐至死,真的会到来吗?

这些所谓的偶像,文化素养不高,一篇道歉信能挑出十几条语病;道德素质不高,论文造假到不知知网;违法乱纪不当回事,偷税漏税、阴阳合同、强奸代孕说干就干......这些所谓的偶像,用一张年轻貌美的脸(或许是一张假脸),鼓动粉丝为其打榜、掏钱,赚取大量经济利益,不把国家不把人民不把他们的粉丝放在眼里,踏入违法犯纪丑闻缠身的道路。行为恶劣,简直令人发指!

2021年全国乙卷高考作文“关于理想”、2020年江苏卷高考作文“你未来的样子”、2019年天津卷高考作文“国家的前途”、2018年高考作文“时光瓶留在2035年”,都是在启发青年人思考:我该成为什么样的人?未来的我是什么样子?从另一个方面理解,也是在让人思考“该不该向这些所谓的偶像学习?”“长大后想当网红真的好吗?”

违法乱纪的艺人太多,他们不择手段地夺取关注赚取经济利益,反倒是那些勤勤恳恳演出、踏踏实实做人的艺人被埋没,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常香玉,2004年被追授为“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2009年当选“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荣获“最美奋斗者”、“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文艺工作者”等称号,创作了常派艺术。在抗美援朝期间,常香玉带领香玉剧社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义演捐款金额高达15.2亿余元。她和她所带领的剧团坚持“三三三制”演出,即三个月在农村、三个月在工矿、三个月在部队,为基层的群众巡回演出。论德艺双馨,常老师远远超于现下的小鲜肉、流量明星,但是论粉丝数、代言费,常老师却是远远落后。

娱乐圈乱象、过度的文化消费、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真的需要我们好好思考,应该如何对待这些所谓的明星偶像。

前些天,文化产业观察接连撰写了《国内首位坐牢爱豆,揭开了内娱最后一块遮羞布》、《又一顶流陨落,“造神运动”还会害多少人》、《人类高质量男性的背后:审丑文化出圈》、《整顿饭圈,赵丽颖粉丝撞上了枪口》几篇文章,从内娱乱象、“造神运动”、“审丑文化”、“饭圈”几个方面解读娱乐圈乱象。

国家广电总局办公厅最近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要求“严格执行主持人持证上岗”。有专家建议,对演艺人员也实行持证上岗制度,“凡是没有注册登记的,规定各类平台均不予录用”。通知发出后,引发网友热议。

持证上岗优势明显: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演员素质、改变不好好学习就去当演员的负面思想、鱼目混珠劣币驱逐良币得到缓解、提高专业能力......

别的不说,至少前些日子的天府少年团(熊猫少儿艺术团Panda boys)现象就不会发生。七个小男孩,年龄最大的11岁,年龄最小的只有7岁,平均年龄仅8.7岁。这个年龄,尚未接受完全九年义务教育就走上了演艺道路,为金钱而奔走。在这种情形下,我们难以保证少年的三观一定正确,更难以保证他们不会“伤仲永”!

在演艺资格证的局限之下,会对演出者的品德修养、法律知识进行一定程度上的限制,引导艺术家们在维持基本底线的情形下发展自身特长,从事所喜欢的职业。在这种情形下,会在一定程度上遏制违法犯罪现象产生。门槛一旦提高,必将阻拦一部分漏网之鱼!

同时,演艺资格证的设立也将会对演出者的艺术水平进行一定程度上的要求与限制,隔绝那些“靠一张脸吃饭”、“靠脸实现跨行业发展”的艺人的便捷通道。真正意义上为大家带来优秀的演艺作品,而不是尬演、更不是表演如何扮演木头人。

艺人的参演条件被限制,靠脸红火的明星将被进一步打压,那些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将会博取更多的演出空间。

可见,演艺资格证的优势是十分明显的,且大多数人持肯定态度。

难以规范!演出资格证的设立,前路漫长

据媒体报道,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一些演员上台表演是需要演出证的,但后来随着有关部门简政放权,加上相关规定修改,到本世纪初,演员演出不再需要资格证。

从产生到废止再到提议,可见,演出资格证的设立是有一定困难的。

首先是量化可操作性。正如一千个人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个人眼中对于艺术作品的理解总是不尽相同。我们可以建立一种标准去规范演出从业者,但是具体地说出来谁的作品好谁的作品差确实一个令人头疼的难题。毕竟,哪怕是黑暗系的艺术作品,也有其创作思想创作精华的存在。

其次是一些演出剧里对童星的需求难以避免。有青年、有老人、有孩童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真实的社会,在这种情形下,就必须去雇佣孩童扮演剧中角色。有一就有二,童星出道现象将一直存在难以避免。

就算真的有了明确的标准,设置了演出资格证,那么也只能管辖“入门”时的演出从业者。对于他们取得资格证之后是否忘却初心、是否步入违法犯罪道路,演出资格证也是难以管控的。更何况,还有花钱买证现象的存在。

我们认可演出资格证的优势,只是如何实施、怎样实施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去研讨去实践。但是让艺人靠作品说话、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传播正能量已经刻不容缓!

其实,从吴亦凡事件之后,国家对娱乐圈的态度已经很明朗了。8月7日,中纪委批判饭圈乱象(具体可见《中纪委批饭圈乱象,微博下线「明星势力榜」,然后呢?》),或是广电牵头,各大平台、公司、艺人、组织参与的劣质艺人抵制(具体可见《劣迹艺人处理正规化!终于等到了》),更或者是2021年6月开始的“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具体可见《张嘉益、林永健、张桐等文艺工作者齐聚,为了这件事》)都表达出一个共同的话语:整顿娱乐圈,势在必行!

设立演出资格证是专家提出的一种整顿形式,诚然,在实施过程中会产生很多问题,但是我们仍在努力。至少,我们可以管控九年义务教育这一门槛,争取让步入这一行业的人都已经有了健全的三观;我们也可以普及法律知识,管控这些让人的违法犯罪现象;我们还可以设置年龄门槛和儿童演出场次,减少“伤仲永”现象的存在......

我们可以做的有很多,这些行为,哪怕不是那么一针见血,但也确实可以减少娱乐圈乱象的存在。

结语:

演艺行业乱象丛生,持证上岗或成趋势,对于演员素质、行业规范、孩童教导都意义非凡。不能否认的是演出资格证的设立需要有一段长的路来走,面对刚开始市场混乱、没有明确标准的情形,我们可以放宽步伐,慢慢发展。

作者:李贺

美编:蔡男

推广:范雅婷

主营产品:电子五金件,其他五金配件,数控及CNC加工,其他通用五金配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