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禁钓,资源锐减,钓鱼人的自由什么时候能实现?「路亚说」

浏览:1909   发布时间: 09月24日

随着去年禁渔令的发布,让不少钓鱼人都连连叫苦,本来就稀少的资源,现在更没地方钓鱼了。让我们再把视线转移到国外,虽然国外现在的疫情一直都是飞速增长,但是歪果仁们不用上班了,干嘛呢?钓鱼啊!

当所有的商业活动和室内娱乐活动被迫取消,户外钓鱼成为安全首选!休闲垂钓盛况空前。不用上班的钓鱼人都在荒郊野外沉迷“撸鱼”。米国新增钓鱼人口1000万,现在全米国钓鱼人口接近六千万。那么是什么让米国的钓鱼人口飞速增长?其中有ICAST一份力,什么是ICAST?

ICAST 最开始代表的是“国际联合运动钓鱼贸易公约”,1953 年在芝加哥举办第一届渔具贸易展,1998 年更名为 ICAST,随后有了固定的贸易展。它以公约形式诞生不是偶然。米国从二战后开始重视渔业管理,正逢渔业科学逐渐成熟,大家在探索中发现,让专家学者们把科学理念与研究成果应用到管理上十分有效。于是管理与科学联姻,依赖于渔业科学的渔业条约涌现,ICAST 的前身就在其中。再看ICAST的今生,有了ASA的带领,汇集行业精英与专家,发展成了官方与民间沟通的纽带。

反观国内,以长江禁渔为例。科学院院士曹文宣自06年就在研究中发现了长江的危机,马上提出建议,并没有得到关注。十几年中,他通过各种渠道努力献言献计,最终到19年才得到回应。这就是科学和管理的脱节,渔业管理没有得到重视,专家学者在管理中也难有决策权。

2020年初长江禁渔终于得以落实,但实施中也暴露了很多不科学的地方。比如把钓鱼的三本钩理解为锚鱼,直接将三本钩列入禁忌。这也启发钓鱼人,不要寄希望于监管部门主动了解钓鱼运动,要有协会或平台将钓鱼人的诉求以及面临的问题反映出来。中国需要类似ASA的协会和ICAST这样的平台,成为上下沟通、互相理解的纽带。

米国的ICAST就像一座桥梁,在休息垂钓的发展中起到多方沟通、助力前行的作用。但是大桥不是平地而起,是前人在探索路上,用心血筑成的。中国正处在筑桥阶段,渔业管理作为桥墩,需要在科学的帮助下不断夯实;相关平台和协会则是钢筋水泥,将如砂砾般的个人力量黏合成宏伟的大桥。当无数大桥筑好的时候,钓鱼人离实现钓鱼自由的日子也就更近了。

主营产品:电子五金件,其他五金配件,数控及CNC加工,其他通用五金配件